昨天,先北上後南下的,開車開了五百公里。晚上收工整個呈現虛脫狀態。

不知是否太累,整晚一直在做夢,應該是沒有惡夢,但夢中的我似乎非常忙碌。

最清楚記得的夢境片段,就是跳舞了。
夢中的我回到某個舞碼班,心急如焚但是程度就是跟不上其他人,而且一直拖累舞伴,還讓老師頭疼一直私下花時間教我。
(由於夢境出現Kono、Mio,因此猜測是兩年前和三年前的Bachta和Salsa Bootcamp)

我是真的懷念起還在跳Salsa、然後瘋狂熱愛Salsa的我了吧。從去年表演結束後,我是真的完完全全的沒有跳過舞,或許現在踏進舞池,連基本步都不會踩了也說不定。

不過懷念歸懷念,眼前還有這不知道怎麼說的狀況,關於跳舞,或許想見不如懷念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ire 的頭像
Claire

欣河夜語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