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回國後一個月,依舊沒有達成自己出發前許下的承諾。
但,僅以此篇,紀念那段在錯的時間相遇的(我的)遺憾。

非遊記,因此美山町的部份將於另篇記錄。 :)

 

〔楔子〕
三月的第一個週日深夜,輾轉難眠的我,起身,衝動地刷了五天後的機票。降落點是大阪,目的地是京都;跟上次一樣的臨時而匆忙,不同的是這次你不在我身邊了,而我獨自一個人,要去把那次我們一起走過的路,再走一次。

想飛這麼一趟的念頭,在我的腦中成形已經很久了。只是我也很害怕,自己會一個人在異鄉崩潰。姊妹有人勸退我,問我究竟何苦,說這樣太傻不值得;但也有人告訴我,想去就去吧,事情完成了我才有可能放過自己(果然懂我的固執與行動力)。

只是衝動之後,我只剩120個小時就要起飛,此時除了機票,我什麼規劃都沒有。唯一確定的只有『舊地重遊』的目標。因此透過網路快狠準地訂了背包客棧,一如以往的獨自旅行,我只求便宜安全有張床能避寒即可。

 


〔起飛之前〕
猶記得週二晚上,我們碰了面;你打電話要我趕快去檢查眼鏡。當我見到你時,數度要脫口而出我即將飛往京都,但最後我忍住了什麼都沒說。姊妹問,既然碰面了,為何不邀你一起?我笑了笑,心裡很清楚,我已不再是那個你願意單獨旅行的伴了(畢竟有金澤事件在前)。何況我承諾了自己,回來之後就要說再見。

待在京都的三天,我走過了,去年六月你帶我走過的大街小巷。

 


〔第一天〕
中午一到京都我就直奔錦市場;一踏入市場內,所有的畫面都回來了。再買了那間『加量不加價』的『超濃縮』熱抹茶,不過這次的口味還不賴,是正常該有的濃郁味道。只是沒找到那間賣黑膠唱片的二樓,忘記是在哪個彎拐進去了。不過也好,總要有些記憶,只存在記憶裡。

2016-03-11 06.14.49

 


〔第二天〕
上午,去了伏見稻禾大社。天氣很好,遊客很多,這次我隨著絡繹不絕的人潮一路走到了山頂,綿長的千本鳥居真的很壯觀(幸好我沒有密集恐懼症)。可還是想念我們一起來的那天!雖然那時天色已晚,但我還記得我開心的抓著你大叫的樣子,就在我們走出電車時看見散落陽光的那一刻。我也還記得,在大社拱門 上那道完整而漂亮的彩虹。還是想念那天,安安靜靜的那天。於是就在這裡,我寫下了給你的明信片,除了謝謝,還有我始終說不出口的那聲再見。

接著的地主神社,我是去懺悔的。其實早就喜歡你了,很喜歡很喜歡,只是不敢承認。於是這一次我很誠心的在神社前祈求,祈求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勇敢的面對自己。張開眼,彷彿還看見你在面前走過那條戀愛石路。顧不得旁人眼光,我在這裡哭了,懊悔著那時候為什麼不再勇敢一點的告白呢?那麼今天的我們應該也都不一樣了吧?

註:話說居然在我情緒最失控的時候遇見Maggie,他鄉遇好友,一個溫暖的擁抱,總算是平靜了一下我當時的心情。

剛抵達平安神宮時,就看到你傳來問我在哪的訊息,問我手機為什麼沒開?我慌了,明明那麼地想你,想讓你知道我在哪裡,卻什麼都不敢說;於是我把訊息擱著、逃避著,繼續往前走。

原來美術館附近那條美麗的河流叫『琵琶湖疏水道』!差不多相同的傍晚時分,金黃色的陽光散過在景物依舊的道路上,但我只能走到相同的地方,拍下相同的照片,然後轉身離開。

晚上,依然懦弱不敢告訴你身在京都的我,睡了一小時後就酒醒失眠了。戴起耳機隨機收聽Spotify的音樂,直到聽見夏天的那首『不再聯繫』。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我瞬間痛哭了起來,就這樣不斷地Repeat這首歌、然後摀住嘴,在只有一張床的小空間裡,哭了好久好久,哭到不能呼吸。第二天真的是好崩潰的一天。於是在京都時間的凌晨三點,我傳了清水寺的照片給你,雖然你始終沒有發現我究竟在哪裡。
註:希望那晚沒有驚嚇到其他床位的背包客們。

 

(#FM2 + Ais 50mm + 紫羅蘭)伏見稻禾大社
CNV000026.jpg

 

(#FM2 + Ais 50mm + 紫羅蘭)伏見稻禾大社
000044.jpg

 

(#FM2 + Ais 50mm + 紫羅蘭)地主神社
000047.jpg

 

(#FM2 + Ais 50mm + 紫羅蘭)清水寺
CNV000028.jpg

 

(#FM2 + Ais 50mm + 紫羅蘭)平安神宮
CNV000029.jpg

 


〔第三天〕
第三日的行程,就從失眠的凌晨開始。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一蘭拉麵,剛好是我心心念念要再吃過的美味。雖然不是上次我們在道頓崛吃的那一間,但是也足夠我懷念了。幸好之前來過,我才知道要怎麼點餐跟選口味。一蘭是獨身旅人的好去處!一個人的用餐空間,一碗拉麵,沒有吃不完跟併桌的煩惱,一個人,也可以這麼剛剛好。

吃飽後,在河原町找不到公車站牌(好啦,屬狗的我真的不太會看地圖,你這隻黑熊可以不要再笑了),索性一路步行往京都駅走去。幸好是步行,我如願的找到了那個路口,以及我們在京都的第一餐。若不是剛吃飽,我還蠻想念那個鰻魚飯的味道。總算確認了記憶中的東本願寺,和你在旁邊抽煙、我在旁邊玩相機順便偷拍的角落。話說東本願寺的腹地超大,日式建築的氛圍,這次也殺了我好幾張底片。

下午,去了嵐山。這次因為時間關係,就來不及搭小火車了;沒租腳踏車,簡單的步行去了竹林、野宮神社,然後走到渡月橋的河畔,想著那張『三單』照片。


註:幸好這次沒吃『治了牙痛卻導致胃痛』的高招止痛藥,不然沒有人可以靠著,想想都覺得應該會很慘。XD

 

(#iPhone 6S)
2016-03-13 06.35.03.jpg

 

(#iPhone 6S)東本願寺
2016-03-13 08.14.55.jpg

(#iPhone 6S)東本願寺
2016-03-13 08.09.16.jpg

 

 

〔第四天〕

中午回到了大阪,我為了想找在地下街的二手相機店『八百富』,在迷宮裡走到跟自己發脾氣;梅田站真的很可怕,四通八達亂複雜的。去年為了買擴大機和淨水器,兩個人在迷宮衝來衝去,累癱了卻仍在最後一天清早就到Bic Camera梅田店等開門;想想都不知道當時是怎麼辦到的?脾氣很差的我,在沒有規劃又累到氣力放盡的情況下,卻能維持沒有爭執和怨言。(笑)

最後,就是同樣時間的捷星班機回台灣。下了飛機,收尾的最後一站依然是中壢夜市的臭豆腐,帶著透支的體力,有始有終的結束這一趟旅程。

 

(#iPhone 6S)
2016-03-14 20.41.13.jpg

 

 


〔寫在飛往京都一個月之後〕
雖然我沒有履行對自己的承諾,在回國一個月後,依舊沒有放下。可是,你早就忘了我,對吧?

老實說我累了,我的心也累了。疲於在能否見面的起落情緒,疲於在等待訊息的煎熬,疲於在害怕被遺望的恐懼。

從你離開新竹的這半年多來,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的在追著你的腳步;可是你一直在往前,大步大步的走,還我追不上,始終只能看得到你的背影,遠遠的在我前面。很害怕你就此走遠,因此每次你回頭,我都會緊緊的跟著,深怕一不小心,就又走丟了。你的世界是往前的無限寬廣,而我卻一直留在原地,往回看著過去。

七個多月了,我知道你早就忘記那一天發生的事了,又或者其實你從來沒有記得過。可是我記得,所有的畫面都清清楚楚;你為我做過的所有事,從大到小,都在我的記憶裡面。

謝謝你說過對我有感覺,這至少證明了那七個多月相處的回憶,曾經真真實實的存在著。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好朋友是最好的掩飾。可是我終於很確定,我沒有辦法,在還愛著你的情況下,只甘心做好朋友。我很懦弱,我很不勇敢,我沒有勇氣再當面跟你告白一次,也沒有勇氣當面跟你說再見。

 

 

祝我們的未來,各自都好。
我是真心的希望你幸福。
雖然,你終究看不到這一篇。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