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的文字,只是我想把心裡的話說一說,不必擔心我走不出悲痛的情緒。關心我的朋友們,我只要知道你們都在就好了。〕


原來,人活到這個年歲,就是要開始懂得如何面對別離和現實的殘酷。

還記得去年老爸離開前兩天,當我趕到台大醫院的急診處時,老爸已陷入昏迷,我始終不知道他是否有睜開眼看看我。那一天,除了我阿姨和舅媽,沒有一個人來醫院看看我們。到了第二天,風雨停歇的颱風假,即使是這樣的好天氣、即使我們發出病危通知給在台北的親戚(包括我爸從小就超疼的外甥和姪兒),仍舊,沒有人來看看我爸。

他離開的那天清晨,也就是我的二十六歲生日當天,終於老爸的兩個哥哥都來看他了,幸好在他還有一口氣的時候,他們來了。

那三天,我知道媽媽心裡的感謝,也知道媽媽心裡的怨懟。那些人、那些事,我知道她可以當做沒有發生過一般去對待,但是我也知道在那個當下的心寒,是一輩子都沒辦法釋懷。

 

老爸走後,我看著留言和簡訊的問候和安慰,我的心裡是感動的,謝謝曾經在我最無助的時候,伸出手拉我一把的你們,該感謝的人、該感謝的話不再多說,我知道那些你們在我身邊、我知道那些你們了解我的感謝!

而我現在想說的,是想給那些我曾經很在乎,卻吝於在我需要的時候,連敷衍的安慰都不願給的人。我曾經十分埋怨、無法釋懷,但是我似乎也沒有立場去抱怨些什麼!我,一個十分不孝的女兒,在我爸生前、在我爸病重時,都沒有多留點時間回家、都沒有常常陪他說話,如此不孝的我,只懂得在他離開後的現在,問我媽說是不是該去看看老爸。孰是孰非,似乎也已經沒有辦法論斷了。

關於上面那一段話,我只能這樣點到為止,有些感受和背景既非這文字能夠表達、也非適合拿上網路世界公開來闡述。雖然我也很希望有人能懂,但我可以這樣面對面說著的人,沒有耐性聽我說這些、也不願意了解我的感受。但不論如何,對於我埋怨過的那些人,我只想對你們說,我不怨、不恨了,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們還可以是朋友,只是真不真心我們彼此都心知肚明罷了。

 

(開放的辦公室裡實在不適合回想這些過去,忍住眼淚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