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車離開九份山區的路上,阿暉在前頭帶車,一小段路後魯要我先騎在前面,於是我和蘊亭也緊跟在阿暉和百合的後面。一路上我跟蘊亭發現魯消失很久,到了路口和阿暉兩台車等了很久都沒看到人,差一點就要回頭騎去看他發生什麼事情了,才
終於聽到車聲出現。

回頭到八斗子,由另一條小路上山,又是多個彎曲的山路,一路爬坡終於到了山頂,遼闊的視野讓我不禁連聲呼喊,心情又是另有一番滋味。等待日出的過程中,百合學起王心凌的「愛你」舞步,結果引起一隻可愛的小黑狗的注視。下過雨的天氣
遮住了耀眼的日出,只見在雲層中不斷想露出頭的陽光,聊天、拍照、搞笑、耍白癡、跳舞,此時大約清晨五點多。

一夜沒睡,大家都累了,(尤其蘊亭到哪都能睡),我們決定吃完早餐各自回程,於是魯就帶我們去吃了「俗又大碗」的蛋餅,吃著吃著我也開始陷入半昏迷的感覺,大約六點半左右到海大,各自踏上歸程。

回到宿舍梳洗完已經要十一點了,體力無法負荷的我爬上床睡覺去,一直到下午四點。起床吃了點東西喝了一堆水,寫了一些遊記後,大約晚上八點半繼續跟周公下棋,結束這瘋狂的兩天旅途。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