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偷偷溜出來玩,前晚在實驗室待到十二點才離開。凌晨兩點才上床就寢,五點就起來給亭morning call。梳洗、敷臉、早餐配八點檔(大老婆小老公),整裝出門。

6:20搭上竹客,途中和亭聯絡卻發現火車票訂錯班次
經過我的解釋跟亭排隊換票,才有驚無險的確定車票
7:45才在台北車站下車,此時亭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
7:47在月台口再度聯絡上,剪票北北好心讓我先上車
7:49兩人終於在火車前會合
7:50莒光號準點發車

 

快到台東時,和老哥聯絡上,我們盤算著如何瞞過我哥第一夜的流浪
剛好火車提早十分鐘到,讓我們有時間找寄放行李的地方
到老哥家借走他的機車,回到台東車站
搞笑2人組開始把行李撈出來整理,手忙腳亂的還兼吃水果

3:40離開台東車站,4:00抵達小野柳,接著伽?、水往上流,都蘭遺址


想去吃其實很普通的東和包子,卻找不到東和橋在哪裡

大約六點半回到市區,在屈臣氏買了未來兩天的糧食(餅乾一盒)
誤打誤撞的在海濱公園旁邊的小廟找到公廁(還有怪北北在馬路上尿尿)

我們就把「家當」拿出來搞笑的開始卸妝、洗臉、刷牙、擦澡
邊整理儀容邊笑,這輩子還沒有這麼瘋狂過!

回到寶桑亭(阿妹開演唱會的地方)居高臨下的看夜景
想像中應該是浪漫的看著滿天星斗,說笑聊天唱歌聽音樂
但我們卻拼命整理東西、記帳算錢跟安排行程,真有流浪漢的架勢!

就在此時我發現我剛才洗臉的毛巾不見了,亭說遠方有一個東西在路上
走去一看才確定,「我的毛巾被完全性的碾爛在路上」
在我開始狂笑不止的時候,蘊亭硬逼我裝出楚楚可憐的哀怨樣
蹲在毛巾的屍體旁合照,還引來路人好奇的眼光跟關注~>"<~

再度回到市區已十一點,滿懷期待新開張的85度C會營業到一兩點
就在徬徨著該到哪裡過夜的時候,亭發現斜對角的東和外科門口有椅子
探察完附近有三家銀行,兩家便利商店,保全應該比較多吧?
於是開始我們『流浪』的第一天,輪流守夜和休息(再度引來附近路人的好奇)

就這樣,充滿未知數的第一天,在我的電話中跨越凌晨十二點!

PS. kofat:妳們這兩個放盪的女人!好好度過這「漫漫長夜」吧!
sunny:妳們兩個是流浪漢喔。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