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行程讓人感動、有些行程人期待、有些行程讓人感概、而有些則讓我感到諷刺。

之前特休假一直沒有請,一是想說可能需要留下來陪老爸、二是想說剛工作沒多久不敢請、另一方面是想說隨時有緊急狀況。只是沒想到,才請了一天就變成喪假了。

因緣際會下想起了期望以久的福壽山賞楓,跟晟硬ㄠ了一個週末,於是請了一天特休假就啟程囉!期待了好幾年,一直都只能從照片中一覽楓紅時的感動,只有這次終於能夠親眼見證。(不過這段行程有太多意外,下一篇再來描述。XD)

上星期六實驗室學妹到台北,約我一起聚餐。我、小凱、藝霖三個人聊了三個多小時,我們好像沒有聚在一起聊過那麼久,有一種撿到一段很棒的友誼的感動,下次有空要再來喝咖啡聊是非。

上星期佩萱跟湘婷邀約我參加1228的姊妹聚會!上一次跟大學的這票姊妹們相聚應該是去年年初了吧!在中大數學系的時候,因為我過多的外務,其實跟姊妹們是沒有這麼熟悉的。而去年的一些聚會也因為家裡的狀況跟工作上的忙碌,缺席沒有參與。再次收到兩位好同學的邀請是意外跟感動的,我會參加的,很想跟老同學們重溫大學的點點滴滴。

昨天看到韋文在二進位發的信,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把所有好友名單上的人都發信,還是有特別挑選過。不過無所謂,只是看到他努力的約大家一起出來聚餐,心裡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感慨。不曉得該不該參加、不知道想不想參加,我想我是害怕的吧!雖然我跟韋文是同屆的,但以前在學生會的日子其實是跟上面那屆比較熟跟要好的,只是現在記得我的是他們、而那些我曾用心付出的朋友卻...。想想吧,這個邀約對我來講是陌生中帶著期待的。

最後一個是看到別人的貓空之約,讓我感到諷刺萬千。我曾經多麼希望自己能成為參加的成員之一,曾經對無法一同參與而感到懊惱跟難過,而現在卻已只覺得好笑。當然,沒有人邀請我、沒有人把我放在心裡,而我也不可能厚著臉皮去貼著別人的冷屁股。畢竟,我知道在那些與會人員的心裡,根本沒有把我當成朋友過,不然又怎麼會從以前到現在,我總融不入他們的圈子,又怎會在日前我經歷生命中的苦痛時、在需要朋友的安慰跟溫暖時,就這樣冷冷的被漠視著。前幾天晟跟我說著實驗室裡一些尷尬的狀況,我告訴他沒什麼好尷尬的。如果甲當乙是朋友、而乙不這麼認為,那甲還有必要繼續把乙當成值得關心的朋友嗎?那丙就算努力想維持甲跟乙之間的友誼,又真的有什麼實質上的意義呢?我不想指名道姓、也不需要,養央、阿姨跟趴姐,謝謝妳們曾經給過我的溫暖。

阿~我還沒跟伯廷拿泰國的紀念品、也把沒把日本的御守從宇伸那贖回來。真是欠太多行程了...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