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兔""二進位"的家也好久沒去了;原來,我消失了這麼長一段時間。 蘊亭都出國了,在她飛之前,我們還是沒機會見到面,不過她說我一定要記得更新BBS個板和Blog,因為她會不定時來檢查,就趁現在來小小交待一番吧。   進了敝公司之後,公司表定的上班時數()讓我幾乎失去了生活品質和空間,每天回家如果不是想睡了、就是攤在大大的電腦椅上發呆看電視、不然就是講電話到睡意來襲。不再像從前中了BBS毒,哪天不上去逛逛就渾身不自在,但也相對的和朋友們切斷了許多聯繫。農曆年前,父親的病況危急,除了上班之外的時間就是急著回家,難得長在台北的過年也幾乎足不出戶,也沒時間和心思跟老友們聯絡。但在我心裡,卻始終記掛著他們『二月底要飛到美國的蘊亭、偷偷來不報喜訊的阿東、一直擔心我近況的百合、再度為情所苦的火雞、還沒走出失戀傷的懷嘉、自以為低調甜蜜的冰冰,還有族繁不及備載的XXXOOO』。好像問一問你們好不好,聽聽你們近來的故事,再一同懷念曾經共同的回憶。 十一月初進公司,經過一個月的Study time,十二月中從座位(6F)調到樓上實驗室的war room(8F)!還記得調上去前的星期五,我才mentor狠狠的數落和輕視了一頓(請見前文><;),那幾天我幾乎完全否定了自己的價值,又待在6F這個讓人自閉的環境中,每天似乎不需要開口說任何一句話。就在快有憂鬱症傾向的時候,上樓了!過了一小段時間後,發現在那裡雖然做實驗碰到一對鳥事、受了一堆鳥氣,也創下曾兩點半下班的記錄,但那裡的同事很照顧我,大家會苦中做樂的閒聊和談天,在實驗室的兩個半月,因為良好的工作氣氛也讓自己的心情是愉悅的。就這樣,我逐漸適應了在晨星的日子和步調,慢慢的成長和學習職場上的智慧。上星期一,再度調回6F自己的位置,很捨不得也不習慣,而真正的工作和挑戰才要正式來臨,未來的三個月我勢必要瞬間培養自己的能力,從程式白癡到能獨當一面的SW工程師。做得到嗎?我想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必須做到-- 0227亭飛了,0301容瑜也飛了,在亭要飛的前一晚,我在公司裡跟她用MSN道別時,有種很想哭的濃濃鼻酸。前幾天跟也早已飛往美國的昀MSN聊了一個小時,我跟他說朋友一個個都出去了,越來越覺得孤單,但他告訴我,那是因為我們都長大了,就得要學習面對別離的事實,而且是不能拒絕長大的!就像他念完PHD後也許也只能選擇在離家『近』一點的地方工作和定居,我們都是為了一個還未成形的夢想,在身不由己的前進著。我釋懷了,或者不該說釋懷,只是忽然間覺得即使在世界不同的角落,我們的距離也一樣很近、很近,一如過往多年對他的信任和依靠,他始終是我很好很重要也可以侃侃而談生活故事的朋友。 上週末(就是前幾天),連上了兩個月沒去的BBSPTT和二進位),令我詫異的是,短短幾小時,我居然在數度以為自己早被遺忘的地方,看到一聲聲回應和問候: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感動,和永遠捨不去的牽絆。雞排,我真的沒有把你們忘記,即使我們下次相見不曉得會是何時,即使我似乎遺漏了太多關於你們的消息,即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一片天地了。 短短的幾行文字,無法交待完這幾個月的日子,容我慢慢的補齊這段日子,在不同方面的生活。

 

 

好久沒回『家』啦!剛才看了一下才發覺上篇文章竟已是一月中旬的故事了,在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