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接近徹夜未眠的夜,卻不敢再依賴酒精入眠(笨蛋懷嘉,我不想跟你一樣阿!XD)。深夜拿起手機,卻真的不知道可以打給誰(越洋電話應該貴到爆吧!?),於是拿著棉被矇起頭,記憶中是失控的放聲大哭,就像把滿懷的不安、壓力和委屈給哭出來,只可惜是失敗了,因為一早醒來所有的世界還是一樣,而我還是一樣在上班途中胡思亂想的沒注意路況,還好只是有驚無險。

好累呀,但中午真正能趴下來好好休息卻睡不著,翻騰的思緒還是像無止盡的黑暗一樣襲擊了我。工作吧!至少先把工作穩下來好了...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