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辦公室裡哭實在是一件很糗的事情,尤其是我們這樣一個一覽無遺的開放式辦公室,我想對面的同事應該覺得很好笑吧。

可是我卻連續兩天做了同樣一件事,雖然立刻蓋上外套假裝在睡,但掩不住的的吸鼻聲應該是被發現了。也許君興說得對,我骨子裡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但他不懂的是,我在大三那年跟現在是因為什麼而這樣。在一直工作的時候才不會讓我有心思去胡思亂想些什麼,忙碌或許真的是好的,至少我沒時間去挖掘藏不住的情緒。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