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睡不著,上批踢踢看到了這一篇文章,讓我的眼淚流得更凶了。(謎:妳是在入戲個什麼勁XD)沒有看「命中注定我愛你」的人、不太看台劇的人,也許你們看不懂故事內容、看不懂裡面所寫的演員的表現(不過小天真的好帥阿~哈哈),但如果只是把他當一個故事來看,會觸動、會難過和心疼吧。(本文轉載自批踢滴台劇版,JOB的文章。)

 

作者: JOB (不看重點鬼打牆) 看板: TaiwanDrama
標題: [命中] 第十貼--幸福,如履薄冰
時間: Wed May 21 01:31:16 2008

這是讓人崩潰的一集,至少有八百種情緒
這是讓人回薑嚴重的一集,尤其是陳欣怡,讓人非常想要揍扁陳喬恩
這是許多對話看似平淡,卻意味深遠的一集,用心....自然就回薑
那我們就來看看這一集吧....幸福,如履薄冰

她是要逃的,她是要踩煞車的
是那個王子將步伐跨了過來,不許她到這邊就好
是那個立約的王子,無賴的毀了約,然後說他又沒說他不准愛上她
是他要對她好,是他要她先好好珍惜自己
是他自己牽起了她的手....

開頭,挽著存希的欣怡,笑容是那麼甜
溫婉的靜立,用著一種為人妻的驕傲眼神,陪著他與人應酬
直到看見Dylan,存希趕她先回車上
他當著一對夫妻的面,用身分要她聽話
存希說  別忘了~妳是我的老婆

唉...不是說過不能在人前說的嗎
但紀存希通常只要看到檸檬,聽到檸檬,踩到檸檬,吃到檸檬
他自己就會搬出來講一講...

Dylan和存希的對談
側點了欣怡的心情--欣怡隨著就準備打包走人
她知道自己的那條線在哪
她知道,而且隨時提醒自己不敢忘記
Dylan點了存希的心情
如果沒有這張便利貼--存希會怎麼辦
存希說他才是欣怡的家人,他知道怎麼辦
一個人的存希,他會去思考
人前的存希,他經不起激
他會讓情緒凌駕,然後無法三思
他會用外顯的情緒,通常是生氣,去掩飾他真正的心情
他不喜歡毫無防備的就被看透
他不喜歡他的心情人盡皆知
他很容易,惱羞成怒....
我一直想到,欣怡說  存希的嘴巴很壞,卻很在乎我
存希是很孩子氣的,衝動易怒,卻也容易滿足...

欣怡被張瑪莉奚落,她沒有反擊
而是存希存希喝斥的替她解圍

那叫紀太太可不可以

唉...存希,你又在外人面前提了耶....
罵了張瑪莉一頓,存希拉了欣怡上車
他的目的地是嬰兒用品店
他說他要來買親子裝,他說妳上次不是想要

身為一個剛被告白,手上戴著婚戒,肚子裡懷有寶寶,在法律上是名正言順紀太太的欣怡
她說

可是我再七個月就要離開了,我穿不到...

欣怡太笨嗎?還是太認命?她不痛嗎?她在自保嗎?
如果一開始要她走的男人,拼命的踩線前進
那就讓她負責後退跟煞車吧
她阻止不了王子的作為,總可以管控自己的心吧
七個月後,這個人就是別人的啊

然後他說

如果...如果...我要妳留下來呢

留下,多麼令人震撼的兩個字啊
她瞪大了眼睛,眼中有淚光,晶亮,寫著感動
陳欣怡暈了...被紀存希炸暈了
她從來不敢奢想的後路,那個當初要趕走她的人,自己說了...
他很認真很認真,不是一時迷惑,他將她推進試衣間之後,他說

我是真的想跟妳成為一家人

一家人...好誘人的承諾啊
一家人...是不是就不用離開了
一家人...那就可以一起照顧紀念品吧
一家人...他說他想跟她成為一家人啊

換好親子裝出來,那甜蜜的互動
很喜歡欣怡幫存希拉拉衣服的那個小動作
有一種渾然天成的親暱

是他說要拍照的
是他說這是第一張全家福
是他設計陳欣怡,說她偷親他
是他將照片傳到自己的手機去
是他攬著她,一起笑的那麼甜
是他高高將她舉起,飛上了雲端

回到公司,等電梯的時候
是他主動問起  晚上要不要回薑母島吃薑軍包
他照顧著她的需要,他主動的付出
她體貼的說  不要,你明天還要上班
他說  去啦~搞不好紀念品想吃啊
存希
好想問你
是紀念品想吃,還是你猜測著欣怡會想吃,卻又因體貼你而搖頭
或者  是你想要寵著欣怡...你希望她開心...
他拿著紀念品的衣服,逗鬧著欣怡
他們像是漾滿幸福的新婚夫妻,期待著第一個寶寶的降臨
卻不知道這只是風雨之前的寧靜

幸福,讓人覺得溫暖安全,卻又隨時都會消失
中山龍大師不就提醒著了嗎

走進辦公室
有兩個人僵了
陳欣怡僵很正常,紀存希你跟人家一起傻眼做啥咧
他沒有喜悅,卻極度詫異
眼前的白天鵝不是他心之所繫的人嗎?
還是他已經逐漸遺忘,取而代之填滿了另一個身影

她謹守著自己小小的心願
待在他的身旁
就算時間在倒數
她不敢過度欣喜
因為幸福來得突然
消失得令人錯愕
是他給了她無盡的希望
然後一個一個打碎

她說我還有七個月就要離開
她說我穿不到
是他騙了她
讓她真的以為
他們是一家人

陳欣怡瞪大了眼睛,滿眼的錯愕和難以致信
她沒有台詞,卻強烈的存在
她沒有說話,卻表現出比說話還要豐富的心情

玩夠了嗎

他看向欣怡
是玩嗎?自己是在玩嗎?
夠了嗎?這一個多月的幸福?
玩夠了嗎?
他看向她
傻了

玩夠了嗎

她看向他
他是在玩嗎?
對自己而言很美好的奇蹟,只是他的遊戲嗎
玩夠了嗎
在他的她回來之後
她手上抓著紀念品的衣服
一樣傻了....

她的理智本來就一直告誡她,夠了夠了夠了...不可以繼續了
但她的情感卻阻止不了心動的軌跡
真的能夠到這邊就好嗎

那麼自然的
她抱了他
是啊
那是她的他
女孩
妳那麼愛他
卻從來沒敢主動抱抱他
他在妳面前
被他的她抱住
女孩
什麼時候
妳可以堂堂的抱著他

陳欣怡的眼中湧上一絲心痛
她呆立著,看著令人傷痛的一幕
她卻什麼話都不能說,只能就這樣,呆立著
直到白天鵝開口

她是誰

她是誰,這個問題要怎樣回答
存希看著欣怡
欣怡看著存希
她是誰....代理孕母?小孩的媽媽?路人甲?還是...紀太太...?

我是誰
我也想知道
我叫陳欣怡
喊一聲就會有幾十人舉手的平凡女子
我是誰
我是隨手可撕的便利貼
我是紀念品的媽媽
卻從來不是紀太太
這個姓

配不上

然後她說

我是紀寶貝的保母.........

他震驚了,而她,反常的多話
她說她替紀社長送親子裝來,她扯出了笑,心卻碎了一地
欣怡...為什麼連存希眼中都閃著淚光的時候
妳可以讓自己扯出一抹笑呢.....

那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白天鵝
輕易的就拿起了她得來不易的親子裝

顫顫的握緊一只提袋
裡頭裝著的...不是三套衣服
那是她的未來,她的幸福,短暫而令人心疼
緊握的手,怎麼樣都放不開
拉扯的不是那只袋子
而是她快要繃斷的理智
還有心底一絲絲的渴望

突然,袋子脫手了
被拿在另一個人手中
僵住的雙手,微微抖著
果然啊
還是握不住...
不屬於自己的幸福

為什麼...這麼快...
不爭的欣怡
在白天鵝出手的時候,加重了手勁
她捨不得放啊....
那是她一個微小的夢
握在掌心都還沒溫熱
她緊握...卻不得不放手
很喜歡喬恩手的特寫,幾個鏡頭,卻是那麼有戲
連手都有戲啊,陳喬恩,妳怎麼可能讓人不想痛毆妳呢....

欣怡一直沒有哭,她甚至連淚光閃閃都沒有
她不能破功,她不能讓他被懷疑
她知道自己的身分
她知道這本來就不屬於她的
她早就知道了啊
是不是她早就知道了,就不能有痛的權利
是不是她早就知道了,就應該笑笑的走開
是不是她早就知道了,就一定可以堅強面對

心情如果可以像機器一樣,想怎樣設定就怎樣設定
那麼人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雲端的美好
經不起風吹
幸福好像肥皂泡
忽地出現了
瞬間破滅了
她摔了下來
慌亂
而他
又何嘗不是
也重重的從雲端摔下
他的幸福與家人
驀然說了
再見

坦白說,我很心疼存希
因為他也是被左右的那個人
前一刻,他滿懷喜悅的想跟陳欣怡成為一家人
他用最直接的行動告訴她
他帶著她去買親子裝
他說如果他想要她留下來呢
他說他真的想跟她成為一家人
甚至更早之前,他還吻了她
是他阻止陳欣怡逃走,是他說命中注定對她有感覺
而這個感覺,還有他買親子裝時候,偷偷在心底勾勒的未來
就這樣,成了泡影
他閃著淚光,看著那個僵立的女孩
存希,你在心疼對不對....
你知不知道你看起來好心疼欣怡
你知不知道你的眼底有一絲慌亂
在她說她是狗保母的時候,你沒有鬆口氣
你就是用著一種疼惜的眼光,就這樣瞅著她....

然後,再也承受不了的欣怡,逃走了

努力許久才增長一丁點的幸福
竟然瞬間就崩潰
她焦急著猛按著按鈕
落荒而逃
落荒而逃
逃離這個不屬於她的地方

看著欣怡轉身,還有那狂按著電梯按鈕的樣子
我真覺得她是落荒而逃啊
再不走,眼淚就要潰堤了吧
再不走,心碎的聲音就被聽見了吧
再不走,她是不是怕自己的崩潰讓一切事情穿幫
她逃走的速度是那樣快
比一個人過生日的時候還驚慌
而那個一直看著她的男人
眼神不再追逐著白天鵝
他看著她,難以拔開眼神
當她逃走的時候
他想都沒想就追出去了
那個瞬間,他的心底腦海盈滿誰的身影
那個瞬間,他關心著誰的悲喜
那個瞬間,他做出了最誠實的決定
如果不是Anson,他還會記得白天鵝在樓上嗎?還會記得拔掉婚戒嗎?
他不會記得的...因為他的心已經被小蝸牛佔據了啊......

我不要他的錢

淡淡的氣虛,卻難藏肯定
恍惚失落的欣怡,堅定的對追來的Anson說]
那她要什麼
她說

我不知道...但我不要他的錢.....

就算錢是他唯一給得起的,她也不要啊...
從新婚的第一夜,她塗掉贍養費的數字開始,她就不是要他的錢啊
那麼...是要人嗎.....
不....如果是要人...陳欣怡就不用逃走了
她可以堂堂正正的,用她紀太太的身分,去爭
可是這不是陳欣怡
逃走的陳欣怡怯懦嗎
不....
什麼都不要,不代表她得笑著看他們的擁抱
這太殘忍
陳欣怡的勇氣是在不知不覺中,一點一滴慢慢往上加的
她勇敢得很慢,卻都有跡可尋
好比跟史蒂芬周嗆聲,好比主動說要去找郝醫生,好比穿著雞裝上台表演....
如果是以前的欣怡
在ANNA要拿過袋子的時候,她會緊握嗎
如果是以前的欣怡,她說得出  我不要他的錢  這句話嗎
她會,但眼神一定沒有那麼堅毅
而是一種沒自信的膽怯,訥訥的說著  沒有啊...我知道啊..我沒有要錢...
現在她還是沒什麼自信,可是她多了堅強
她不要他的錢
只是不知道要什麼....,或許,她心知肚明她根本要不起如履薄冰的幸福啊....
她不知道他有追出來
她不知道他的慌亂
她不知道他幾乎忘記了樓上的白天鵝
她不知道他急迫的要Anson一定要找到她
她應該是認為,不管怎樣,只要白天鵝一出現,就會完全佔據他的目光與心思吧...

所以,躲回房裡的時候,她對著海報自慚形穢,她比不上,永遠比不上...
知道比不上,卻不一定能夠釋懷啊
看著才一起買的親子裝
她說

就算你是隨便說說的...但我會當真啊.........

將臉埋在那見證了短暫幸福的親子裝裡
陳欣怡......第一次崩潰了..............

她說她會當真..可是她顯然不敢繼續沉溺
她的夢醒了...她以為的幸福走了
她小小的心願...碎了....
一個永遠不知道幸福滋味的人不會渴求幸福
她從來沒有被好好對待,所以她容易滿足
而他,拼了命的塞給她一堆感覺,卻又一一拿走
就算紀存希的愛是毒藥,陳欣怡也只能飲鴆止渴了
因為....她...就是當真了啊......
然後在當真之後,提醒著自己不能當真
情感與理智的戰爭
陳欣怡早就傷痕累累了....

這一句台詞,我認為是第10集中,後勁最強最回薑的
一句話...一句話而已.....但它串起了欣怡所有情緒
然後讓人跟著崩潰

喬恩的陳欣怡是一種精采,一拳打中心臟的力道太大,整個人會被她掏空
那時候是沒有理智的,只有滿滿的情感
那時候她不是陳喬恩,她就是陳欣怡
入戲太深,就是她造成的

也許是上天眷顧,或許是薑王爺(合掌)保佑
祂們都不想看到過度的崩潰
所以給了我們白天鵝....

感謝老天,她截斷了滿溢的情緒,接起了繃斷的理智
她讓人冷靜了下來.....

就像第一場兩個女人的正撞,應該是要非常有火花的
但,扣除掉對角色該有的基本理解,有一半以上還是靠平常自己的累積去揣摩
我還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不算輕的角色會平成那個樣子
立體,不是單靠情節台詞堆砌的
陳欣怡一句台詞可以讓人感受到不同情緒
白天鵝卻讓人抓不準她想要說的是什麼

ANNA這個角色本來是可以跟陳欣怡是勢均力敵的
就算她再自私吧,她先來的地位,就是會讓陳欣怡變成第三者
不管陳欣怡第三者的名號是誰給安上去的
可是....我就不多說白小姐的演技了...還不如去看紀寶貝的眼神
第一場兩個女人的正撞
焦點卻變成存希和欣怡的眼神
特寫給那麼大有什麼用,也不會開出一朵花來....

如果一個演員,只能靠台詞,只能靠情節,只能靠場次
才足夠讓人明白這個角色的立體性
如果一個演員無法讓點延伸成線,擴張成面
喔...說句直接的...這實在稱不上演員這個詞啊
對了,我不會拿天鵝來跟欣怡比,因為層次不同,無法強求
只是她竟連自己本分都那麼虛弱,變成了冷靜專用斷電器
這個就......
高標準,這三個字
我是拿來放在陳喬恩身上的
我拿一百分要求他
他卻該死的給我一百二十分
有四個字我很久沒拿出來形容了

淋漓盡致

真是該死的陳欣怡

嗯...拉回來說戲

其實存希很容易安撫跟滿足
他勃然的怒氣,只因為ANNA有想要回來幫他過生日,就平息了
然後他就柔軟了,也覺得愧疚
他對ANNA的好還純然嗎
並不
他知道ANNA要回來至少半年
他竟然想到陳欣怡
他對ANNA的好,是不是還夾著補償的心理
像個做錯事的小孩,特別的聽話
他變了,自己都不想承認

他回去帶紀寶貝
又過度的解釋
他可以不用理會陳欣怡的,他老是會忘記
他有他的難處他有他的擔心
如果是以前的存希,怕是頭也不回的走了
他還記得從薑母島回來的那個夜晚
他需要最烈的酒將自己醉倒嗎
他不會記得的
因為他還要分心交代叮嚀小蝸牛被子要蓋好
存希,你知不知道
欣怡跟你一樣的
很容易安撫跟滿足
只要一點點的美好,她都會信以為真
她跟你發出過警訊了
她說你對她的好已經超過她可以負荷的一百倍
是你要她不能隨時都像心臟麻痺一樣
卻不經意在她心上刺了一刀
我相信你是痛的
因為看著全家福的照片...你無論如何下不了手
你說不出來的話
紀寶貝全幫你說了
用牠回頭的眼神
存希,你也想回頭望的吧
因為那個善良體貼的女孩
是你遇過最好的
她真的是世界名作了耶
在你紀存希的世界裡

果然還是為了孩子啊
早在街上
欣怡就用這個理由打破自己稍稍萌芽的奢望
一切都有了解釋
為什麼王子會垂青
那是因為有寶寶
這樣的答案很安全
就跟那天得到母豬賽貂蟬解釋而安心的王子一樣
不去正視,就不會痛了
存希還是走了
因為那在陽台上淚流滿面的女孩
她還是沒有看見王子對她的掙扎
她還是認為,本來就該這樣啊,本來就該去到天鵝的身邊
她早就知道的
而且,她也不會去爭

如果她爭了
她就不是陳欣怡
如果她爭了
她就不是便利貼
如果只是一個多月的時間
陳欣怡就大幅度變堅強
這就是一個寫爛的角色
如果陳欣怡的蛻變跳躍的厲害
早該在穿上雞裝的時候就化身為超級舞者
早該在存希告白的時候洋洋得意
早該在看到白天鵝的時候,秀出婚戒機車她
但這都不是陳欣怡
如果她做得來瞬間堅強
她就不會當了二十七年的便利貼
同樣的,沒有做出這些事情的陳欣怡
並不能就把她跟不堅強不勇敢沒進步畫上等號

只有用心靈才能看見真實的東西,真正重要的東西不是眼睛可以看得到的

情況太混亂,他不想思考,他蒙上了心,選擇只用眼睛
他不知道,他的心比他更早釐清,轉變,在他身上發酵
他第一次到她家
氣急敗壞
空氣中都有他討厭的味道
是什麼時候
他會順手接過茶
是什麼時候
他會願意忍受那個味道
是什麼時候
他靜靜的吃下
習慣了那個味道

他好像不意外,一切都那麼自然,他淡淡的,就將話題轉移
然後,繼續補償著白天鵝
他忘記了還有另一個她嗎
並不
因為一早,他滿腹心事的上了天台
他看著全家福
他想知道陳欣怡在幹麻
他決定不讓她一個人承受

至於陳欣怡,她到底在幹嘛
她當然在自私啊
時間不多了,還能做些什麼?
原以為的七個月,不再是漫長
時間在倒數,迫在眉梢
夜裡,她拆開了還沒有組裝的小木馬
笨拙的想給紀念品留點什麼
她是個自私的母親
她無法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還是想用她的方法
替她的寶寶做點什麼
儘管,早就註定了,她得離開他
奶奶描繪的未來好美,卻不屬於她
奶奶描繪的未來很快樂,聽在欣怡的耳裡卻是諷刺
她想都不敢想,那樣的未來會有她
她什麼都不能跟奶奶說
只能怔忡
然後繼續當個自私的母親
也不想想,未來,她的臭東西會否有機會被紀念品看見,還是個問號
如果要抹去一切記憶,屬於她的氣味還能殘留嗎
她不想去思考,只是想為她會對不起的孩子做點什麼
陳欣怡很自私
為了她的孩子

然後她走了,是想逃開有他跟她的世界嗎
還是真的擔心說溜嘴
我認為,要陳欣怡在那個時在繼續待在紀家,是一種凌遲
所以她走了
所以紀念品生氣了
她的情緒真的很差很差很差
紀念品的感受得最清楚

Dylan再次扮演襯職的騎士角色
比起那個手足無措的紀社長,Dylan此刻真的狠討喜
不過,立足點不同,拿來比也就不公平
如果Dylan有女友,恐怕他也得跟女友交代一下,他對陳欣怡的關心是什麼了
Dylan憤怒的決定找存希算帳,在欣怡動了胎氣之後,他將一切告訴奶奶

那個陳欣怡,虛弱到要命,卻還要幫存希講話
她沒有要他回來
她知道跟anna在一起的他才會快樂
她自責的說沒照顧好孩子,而不是她自己

奶奶是心疼她的,對於奶奶的觀念,我認同esty大的說法
傳統的奶奶對家庭是很看重的
所以她一定要臭小子負責
所以她維護著她的寶貝
而那個本想坦承一切的紀社長
一被戳中心事,就又腦充血了....
他不能罵奶奶,只好在看到欣怡之後將怒氣發在她身上
其實面對欣怡的存希,都很真
他不會只有一種情緒
他是可以整個剖開,要笑就笑,要兇就兇,直率而不需要面具
奶奶引爆了,三個人之間的問題
就看,紀社長....如何是好...

他是座島
島上有枝葉茂密的大樹
清涼解渴的山泉
香甜美味的果子
他是座島
哪也去不了
她是隻鳥
累了就落下休息
渴了就落下飲水
餓了就落下吃食
他是座島
靜靜的守候
若是鳥兒不倦
島依然只能寂寞
有天
島上的大樹底下
開出了一朵不起眼的小花
她不需要棲在樹上
她不需要取之不盡的果子
只要一點點露水
小花開的好美
她哪也去不了
靜靜的陪著
鳥兒不落下的小島
傾聽他的孤單
島為了小花微笑
小花為了島美麗
直到鳥兒回來
叼走了她不需要的小花
卻讓島多了一個窟窿
而島卻假裝自己不知道

小島、鳥與花,如果要簡單講複雜的第十集,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