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ngyang : 說:
最近好多了吧...
:: Yangyang : 說:
還會一直想嗎?

昨天在跟養央聊MSN,晚上的時候他丟了我這麼一個問句,看到時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突然覺得很暖很暖。這五十多天來,除了家人以外,大概就只有養央、玉羚和雞排能夠體會我的心情,而不是無情的以為『已經過了這麼久了』,我應該要活得跟什麼事都跟沒發生過一樣!(包括我家那個晟先生......)關心這種東西不是放在心裡別人就能知道,我並不是神!就算不想關心我,也請別當我是冷血動物。

最近阿,又開始面對公司的鳥事,同事、主管已經不再顧慮我的心情,開始積壓工作過來;同事們非常沒有人情味,只知道在我面前關心別人的喜訊,卻從來不曾顧慮過我的喪親之慟。隨便啦!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反正大家就是泛泛之交,離職後大概也就老死不相往來。而鳥事雖然討厭,卻也幫助我分散了許多注意力,所以比較沒去想,而不去碰觸、就不會挖掘出心裡的傷痛。

只是我一直不敢看老爸出殯那天的照片,上個月有天去點開來看,就一個人在房裡崩潰的大哭、輾轉難眠。而腦子裡也仍舊還會想其他很多事情,從小到大的一切過去、好的、壞的、喜怒哀樂,很多的回憶和故事像電影片段一樣,在不同的時間點零碎的在思緒裡浮現,任何時間、任何地點。

我可以不要悲傷、可以不要哭泣,只要不去連結這些影像,就可以在這些細碎的枝節拼湊完整故事前,不讓自己掉進情緒裡。但是請不要再以為我真的這麼冷血而無情,因為離開的那個人是我爸爸!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