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做什麼事都不順,租房子的事是其中一件超級煩心的事,我爸的病況是另一件讓我掛心的事,我媽的身體更是一件讓我擔心的事。但,每天最直接受不了的,則是公司的工作。

雖然我非常明瞭本公司的「惡名昭彰」就是要看到凌(早)晨的星星,可是我還是沒辦法完全適應這裡的生活。兩星期前被分配到「寫」driver,當我努力的把系統跟硬體搞懂後,我當下只覺得是『見鬼了!我怎麼可能寫得出driver?』。後來去跟其他同事請教之後,才慢慢的知道一個方向,但是一星期要我寫出來,這才真的是見鬼了。

從六月中開始,我幾乎每天是九點半多到公司,十一點到十二點前離開公司,而我又住新竹,到竹北的車程要半小時(白天塞車、晚上看不清楚路不敢騎快。),於是每天的睡眠時間大約是七小時不到,而且是整天在工作的情況之下。

上星期三(7/02)開始,我的頭簡直快痛+昏到爆炸!一面做測試,還要一面修板子順便修一下電腦,加上老闆又壓上星期五要把所有測試做完,我們team的每個人情緒都非常不好,脾氣十分爆躁,講沒兩句話火藥味就出來了。而我本人也是,已經變成完全開不起任何平常聽起來只是玩笑的玩笑。

上星期五開會時,我跟老闆說了我面對的處境,老闆要XX(當初曾羞辱我的mentor)把電腦release 出來給我用,但他十分不願意,於是我也懶得把再去搬動一台超重的PC到樓上LAB 裡。直到晚上九點,project leader上來LAB 時我剛好再度發出慘叫聲,他就叫我快點去搬電腦。但是才把電腦搬上來,XX剛好也溜韃回來了,於是就開始亂叫亂叫、也不讓我灌VS2005,結果等於是我幫他把電腦搬上來給他用!(害我手還被主機的硬殼割到....),於是只好跟舊的爛PC奮戰到快十一點,我帶著滿腔、不滿、心慌、不安、焦慮,決定星期一再上工,然後不爽的離開公司。

放心,我遲早會不著痕跡的好好的婊XX一頓。

已經夠沒時間睡覺了,偏偏又睡不好,昨天晚上也是累到都要翻了,卻一直到三點半都還有意識知道自己是醒著的。今早醒來還以為很晚了,沒想到才七點多,下午整個人只覺得快死了,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時的感覺。我想等下我得喝些酒把自己灌醉,不然明天這副德性去上工,應該又會是沒有效率的一個工作天吧!

希望不要下雨阿!!!傍晚新竹下了一陣又大又急的滂沱大雨,而且一直不斷的閃電跟打雷。我的雨衣之前放在機車上才被偷走的,萬一下大雨我就慘了。

噢,又想到一件慘事了。我上星期四下午突然發現我的褲子破了幾個洞,應該是停車時被機車燙到的吧!唉~怎麼這麼這麼不順利?然後晚上要蛋糕給晟,結果到他家他居然不在,要回我家時差點被自家停車場的閘門碾斃,當場嚇得我心驚膽跳的。

厄運,你可以不要再來了嗎?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