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爸爸的骨灰罐,我和媽媽一起搭著禮儀公司的七人小巴(因為靈車沒有搭回程的)。骨灰罐很重,我吃力卻小心翼翼的勞勞抱著,就怕一不小心摔到了。

離開昇華園往慈恩園的路上,我一直告訴爸爸現在到了哪裡,就怕他會因為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而害怕。(而長輩們也都說,遇到上下車、上下橋、進出山洞或是轉彎都要跟爸爸說,但我不清楚原因是為什麼。)一路上親戚們在閒聊,坐在前座的媽媽跟禮儀公司的人在問事情,只有我在一旁沉默著、恍神著,心裡晃動著紛亂的回憶片段,只記得要告訴老爸現在到了哪裡。

到了慈恩園,天空已經開始飄起了細雨,我領著爸爸下車,帶他到主耶穌的聖殿中。我們先將爸爸的骨灰暫置於一樓的小教堂裡,神父要替爸爸主持骨灰的安放禮。由於晟的車還沒到,我們一面等待、一面默禱。之後,一樣由王神父主祭為父親降福,舉行安放禮。禮成之後,一樣由我帶著爸爸上樓,準備到他的新房間,他即將長眠的地方。

上樓之後,我們先將老爸安置在聖母媽媽的懷抱中,之後再到塔位旁,等待神父降福,在為他的長眠處灑完聖水做為洗禮後,就正式進塔,眾親友們一一為他祈禱、跟他話別,最後我和媽媽跟他說話,告訴他好多人都在這裡送完他最後一程,希望他能平平靜靜的安息,不再牽掛塵世間的一切。話別之後,門闔上了。我已經忘記那時候眼裡是否還有淚,只能默默的轉身離開。

到了慈恩園大門口,我和媽媽向前來的大家道謝,之後分配不同路線的各車離開,而晟則送我和媽媽回家。

回家後我和老媽輪流梳洗,把衣服全部洗過,晚餐後則著手整理之前散亂的紙張和文件,還有當天收的禮金和未答的禮。這個時候屋外已經下起了大雨,幸好天主保佑,一直到現在才開始下雨。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