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上我、媽、姨,總共有25人+2(註1)一起送我爸爸到山上去。從教堂離開時,我和媽媽先坐靈車陪爸爸,禮儀公司提供一台七人小巴,神父、教友、姨丈和晟各幫我們開一台車出發。

我們一直到出發了才發現時間還早(註2),到昇華園時大約是十一點多,我告訴爸爸我們到了,現在要帶他下車。禮儀公司的人非常差勁,讓我忍不住對他發了脾氣(註3)!當人都到齊之後,由王神父主祭,為爸爸舉行了火葬禮,我們圍著他的相片和骨灰罐,一起為他祈禱。此時棺木已經在火化爐的軌道上,我沒有辦法克制的哭著,眼淚一直模糊著我的視線,我沒有在祈禱、沒有辦法祈禱,只是一直不停的哭著。

火葬禮結束,由神父在爸爸的棺木上灑上聖水降福,我和媽媽都不能靠過去,灑完聖水後,就由電腦控制把爸爸送進了火爐。我崩潰了、媽媽也崩潰了,我們抱在一起痛哭,眼看著一瞬間我爸就消失在我們眼前。那個畫面到現在還清清楚楚的印在我的記憶裡,到現在還是像針一樣刺著我讓我很痛。

之後大家被帶往休息區,我和媽媽也在教友的安慰中被帶著過去。便當來了,我卻沒有胃口,晟幫忙著發便當和飲料,幫我張羅便當。在等待火化的過程中,大約需要一個半小時的時間。二堂哥要我介紹晟,吃完飯後大家攀聊著,晟一直和我聊著經濟想要轉換我的情緒,之後我去跟神父們和教友們道謝,還在聊著的時候,禮儀公司的人就過來說已經好了,要我們過去撿骨。撿骨的時候,我第一個進去(註4),我看到爸爸的骨灰碎碎的(註5)、我看到一旁的頭蓋骨,站在旁邊我又哭了。親戚和教友們都有人進來撿,好
多人都來向爸爸獻上祝福。

骨灰裝進印有爸爸相片和生歿時的骨灰罐後,由我抱著帶他上車,告訴他我們要離開火葬場,要送他去他的新家-慈恩園。

 

(註1)
當天是總共25個大人(不含禮儀社的人),還有兩個小朋友是我姨丈的外孫女。她們兩個很貼心,之前就說要幫我爸上香、要來送他。

(註2)
禮儀公司的這位先生非常沒有耐心,從之前聯絡的時候就這樣。那時候明明還早,但因為我和媽媽都沒有心力去注意時間,只以為彌撒結束已經晚了,就跟著他匆匆的上車,沒有跟大家有多一點的時候道謝。他一心只想趕場(我事後才知道因為他還有另一個大客戶在等),在家祭和公祭時也十分匆忙,人都還沒有站好,就一直叫大家行禮;而且來當司儀和助手應該要穿全黑西裝加白手套,他們卻只穿自己公司的藍色襯衫就上場了,還非常沒禮貌的一直趕趕趕,當助手的雙手一直亂揮一整個就不成體統。

(註3)
由於路程不遠司機開得又快,加上那位先生一直拼命趕,我們一到火葬場就催著我們下車,把我爸推在軌道上。親友們還有一台車完全還沒有到,他就一直拼命催神父趕緊開始禮儀。我忍不住的對他大吼『人都還沒有到齊,有必要這麼趕嗎?趕什麼趕阿?』,而其實我心裡還有一句話沒有叫出來,『幹麻,你急著想陪我爸一起走阿!』郭老師(教友)到我旁邊摟著我,跟我說『欣家還是跟爸爸很像齁!』

(註4)
就說這個人讓我想宰了他了!他一過來就催著我們去撿骨,根本沒有等我媽過來就開始!我完全是很慌亂也狀況外,第一個撿骨完後就待在旁邊看親友進來,最後等大家都撿完了才去找我媽(因為她去廁所)。不幸中的大幸是至少我這個女兒還是第一個為爸爸撿骨的人,不然我真的會氣到想拿鏟子鎚他吧!!!


(註5)
當我看到骨灰時,第一個感覺是好難過,因為爸爸的骨灰被燒成支離破碎的!直到回家聽媽媽講才知道,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是禮儀公司的人說什麼怕骨灰放不進罐子,所以先把他壓碎才叫我們撿。幹!他自己身後時就最好保佑不會被亂搞。骨灰本來就應該是蓋子蓋不下時才往下施力壓碎的,哪有人給家屬看到時就已經是這個樣子,是要讓家屬難堪嗎?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