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告別式(殯葬彌撒)的那天和前後,我們受到了很多的協助和關心,上一篇族繁不及備載,這一篇先來補齊。
對於我們這對孤兒寡母,如果今天不是我阿姨幫我照顧我媽、照顧我爸,我想今天倒下的還會有我媽。我何其幸運這一生能有這麼一位阿姨,我何其幸福這一輩子能有兩個媽媽。現在的我可以全世界都不要,卻不能失去她們兩個任何一個,我能有今天,是她們給我的。還有我的舅媽,謝謝她給媽媽的溫暖和親情。

在我幾乎要對人性絕望的時候,我們這小教堂裡的教友卻伸出手拉了我一把。他們總說如果有需要就開口跟他們講,而他們也真的這麼的做了!有人幫我們聯絡許多教友希望他們能來為我爸祈禱,只因為她知道我們親友裡是教友的不多;有人那天一大早就到教堂裡幫忙招呼、幫忙善後,只因為她知道我們並沒多餘的心力和人力去處理這些;有人一直默默的為我們和我爸祈禱,不論是他生前還是現在,因為他們把我們當做家人在對待;有人那一天陪著我們到火葬場和山上,送我爸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旅程;有遠在美國的神父透過skype 不停的開導跟安慰我;有不畏風雨數度到醫院探視我爸爸病情的神父們;有願意犧牲連假假期到教堂來參加告別式的教友們。能在這個小教堂裡成長,能和這麼可愛的教友們做一家人,也難怪從來不曾有信仰甚至有點迷信的老爸,會在他離開之前,接受了天主,接受了洗禮。

雖然當我聽著我媽和她朋友聯絡時,對方那種冷漠的態度讓我詫異;但當我的朋友們有人明明知道,卻吝於給我一句問候時,我也終於了解原來我是真的從來不曾擁有過你們的友情,從以前到現在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可是,當百合第一句就問我需不需要來參加時,
   當蘊亭星期六一早告訴我她要來參加告別式,我卻連她何時回國的都不知道,
   當阿東外放在東引還記得要跟我祝賀替我難過,
   當宇伸遠在日本還記得為我這個朋友的存在,
   當玉羚陪著我在電話那頭哭泣、在星期六的傍晚打電話給我,
   當李昀無視他忙到爆炸的課業從美國捎來溫暖,
   當養央犧牲他的假期、在上班時間陪我說了一下午的話,
   當阿姨告訴我她想來為老爸祈禱只要有時間,
   當子婷在這麼久沒聯絡後還願意用文字替我打氣,
   當佩萱的簡訊讓我感覺到自己沒有被遺忘,
   當起低用他另類的方式想轉移我的注意力和心情的關心,
我告訴我爸爸,雖然我失去了很多朋友,可是我還擁有很多真正關心我的人,我要他不必掛心我,因為我還有很多人在我身邊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